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 回到总馆
首页 > 诸家评论 > 正文

幽兰气质 馥郁才华——我看王茁女士其人其艺
2014-03-29 10:44:35   来源:   评论:0 点击:

一介芊芊女子,何以能够有如此作为?一些新闻界的记者已经逐渐为大家揭开了其不乏神秘的面纱。他们通过与王茁访谈,从新闻记者的角度撰文对王茁做出了自己的评价。事实上,纵观王茁的成长历程和在书坛上的脱颖而出,无疑是其家学渊源、天资聪慧和自我的勤学好问、刻苦磨练共
 傅德锋
 
 
广西是一片神奇的土地,也是一个经常出现象的地方。
1993年五届全国中青展上四名“广西小将”一起荣膺全国大奖,一石激起千层浪,形成特殊的“广西现象”,至今使人记忆犹新。而近年来,广西的青年书法家王茁女士,以自己出色的作品,连续在中国书协主办的全国书法大展和官方举办的工艺美术作品展上获得多项大奖,王茁因此成为圈里圈外热议的焦点人物,各类报刊、网站纷纷报道,由此被相关人士认为是广西艺坛的“王茁现象”,备受书界关注。
然而,此现象非彼现象,前者,系一个书家群体的“集体制造”,后者,则属于王茁的“个人专利”。一介芊芊女子,何以能够有如此作为?一些新闻界的记者已经逐渐为大家揭开了其不乏神秘的面纱。他们通过与王茁访谈,从新闻记者的角度撰文对王茁做出了自己的评价。事实上,纵观王茁的成长历程和在书坛上的脱颖而出,无疑是其家学渊源、天资聪慧和自我的勤学好问、刻苦磨练共同成就的。
王茁从小受家父王兆儒先生影响而喜欢钻研古文字学,且凭借自己的好学上进,获得文理双硕士学位。她对文学诗词、古文字学、美术、音乐、电子商务等皆有深入研究。而学书,则注重基础功夫之锤炼,且善于从某一点上突破,不急功近利,不贪多求快。一方面勤于临池实践,一方面善于思考,从自然和现实生活当中去观察和领悟。
王茁说:“迷恋书法,因为她是以书写汉字来表达情感的艺术,正适合不善言辞的我。曾见泥水匠盘铁丝以立桩柱而得解铁篆之绵韧,见檐下燕衔食归似尾剪彩云而悟中山之雅逸。再观上下千年,更迭多少潮来人往,转阴阳百世,轮回几番爱恨情愁,既知万物皆有道法,何不一一任其自然?故每每以中山王篆风格作书,我更多地追求笔墨畅意自然的书写性而不屈曲做作;结字上则以中山王融合大小二篆并上溯龟骨而终归闲逸静雅。大象小我,洗目聆天理,俯首写心诗。”从她这一段题为《俯首写心诗》的优美而富有哲理的文字可知,在王茁的内心深处,有着传统文人的诗意情怀。她对书法的理解已经上升到了以自然大道来诠释现实人生的高度,而且将她的这种认识以笔墨翰毫、紫砂陶坭、吟诗赋词、研学撰文等多种形式加以表达。诸因素合而为一,一位形象丰满、绰约多姿的女性艺术家便呈现在了人们的视野当中,并且伴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愈加明晰……
当代书坛,女性书家并不乏其人,从年龄和出道的先后次序来讲,箫娴、游寿、周慧珺、林岫诸先生可为第一梯队,她们的学问修养、艺术功力和高尚品格开一代风气之先,成为后世学习之楷模;张改琴、孙晓云、胡秋萍等,可为第二梯队,她们也在各自的研究领域内,取得了骄人之成绩,逐渐成为了书坛之新一代领军人物。而王茁以扎实的综合素养和活跃的发展态势,精彩不断,好评如潮,则可视作是第三梯队的代表书家之一,她以中山王风格的篆书崛起书坛,独领风骚,屡获大奖,备受关注,自然是实至名归,无可争议。
遍观当下书坛,除已故的游寿先生在大篆方面颇具建树之外,其他女性书家以行草和小楷名世者较多,而在篆书上具有较高成就者则尚属阙如。即使偶一为之,然未能自成体系,不成规模。特别是中山王一路篆书,因传世字数较少,充其量不过五百字而已。欲在此领域真正有所作为,谈何容易!而王茁的可贵之处在于,她将《中山王三器》经过深入临习,结合其他大小篆、金文,利用六书及文字和书体演变原理,融会变通,体系渐成,创作出了一批字法娴熟,风格统一的中山王篆书作品。特别是她获得全国第十届书法篆刻展最高奖的大幅篆书中堂《千字文节选》,作品全篇正文共纳中山王篆696字。如缺乏对中山王篆书风格的深入理解和对古文字书体娴熟的驾驭能力,在有限的资料条件之下,要完成这样的一件鸿篇巨制是断无可能的。以她这个年龄段的青年书家,特别是女性书家,能够以一种严谨的学术研究的态度来对待书法作品的创作,的确是难能可贵的。这对青年一代如何提升自己的创作高度具有一定的启示作用。因此,她的这种创作方式也就具有了特殊的文化意义。
王茁的中山王一路篆书作品,用笔精致细腻而一丝不苟,虽细如铅丝,然线条富有弹性和质感。结体空灵多变,婉约多姿而不失峻健挺拔之质。章法开张大气,一派浑穆气象,典雅静气,古意盎然。她的小楷、行草也出手不凡,小楷法乳钟王,古雅俊秀,空灵活脱;行草出自二王、旭素,点画精到,气势畅达。她亦并没有排斥形式设计因素,而是古今结合,以清秀幽静,素雅大方为尚,题款钤印皆有讲究,谋篇布局恰到好处。
创作以外,王茁也注重理论研究,将创作经验提升到理论高度且毫无保留地贡献给后学者。其中她发表在《书法报》的《浅探战国中山王金文书法创作》一文,观点鲜明,说理清晰,引证详实,逻辑严密,且不乏独到的个人见解,从另一个方面诠释了她创作中山王一路篆书作品获得成功的根源所在。而王茁的这种理论素质,也恰恰是当今很多青年书人所普遍缺乏的。
即便是她的陶艺创作和诗、词、歌、赋等,亦多有观照时代、真情流露、感人肺腑之作,不断地展现出了其过人的才华,使观者日益对她投以赞赏的目光。
尽管说,王茁尚存在某些不足之处有待进一步锤炼提升,但以其目前所具备的综合修养来看,她无疑已属当下活跃于书坛当中的佼佼者。假以时日,王茁必然会将更多的精彩呈现给大家。
“女子也顶半边天,谁说女子不如男?”在当下这个纷乱浮躁、急功近利,以炫技较能为能事而综合素养日渐低下的特殊历史时期,那部分依靠综合运作打造的“名家”甚至是“大家”,其实是非常令我们失望的。因此,我希望王茁式的书家特别是女性书家越来越多……
 
2014年3月6日星期四醉墨先生写于古风堂北窗下


相关热词搜索:王茁 女书法家 获奖

上一篇:《制高点——国展最高奖书家王茁》专贴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