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 回到总馆
首页 > 吟诗议墨 > 正文

鹊桥仙.又七夕
2013-08-28 20:38:33   来源:   评论:0 点击:

(王茁 于 癸巳初秋)又要到农历七月初七了,在这中国传统的乞巧节,女子都会做起针线活儿,向仙女乞求心灵手巧。至于现在成了中国的情人节,则因了古代传说中牛郎织女的动人故事。小时候,我家院子里也有葡萄...
(王茁 于 癸巳初秋)
又要到农历七月初七了,在这中国传统的“乞巧节”,女子都会做起针线活儿,向仙女乞求心灵手巧。至于现在成了中国的“情人节”,则因了古代传说中牛郎织女的动人故事。小时候,我家院子里也有葡萄棚,我也是个爱在葡萄棚底下数星星的孩子。牛郎织女的故事不记得是不是奶奶给我讲的,但绣花这活儿却肯定是奶奶教的。那时奶奶的眼睛已经不好使了,穿针都是由我代劳的。记得我曾经绣过一朵很漂亮的花儿,到底是什么花儿,已经记不清了,当然也再找不到了,而那绣花箍儿却在箱子底下沉默了多少年年岁岁,也许只为等待今天与我的一次深情对视。
曾经有人说我喜新厌旧,我只好一笑了之。因为,有些“新”,无法抗拒,有些“旧”,无法厌弃。
记忆中,姐姐从来不拿针线,小时候有长辈帮,长大了有缝纫店,扣子脱了、衣服破了,拿去缝纫店就好了。而我却总喜欢在钉扣子、补衣服的事情上找到乐趣。把失去的找回来、把缺少的补完善,这过程何尝不像对待我们人生的一种态度。如果是为亲人、爱人进行的缝补,那针针线线间,又织进了多少深情蜜意呀。
有感而发的时候,我喜欢把心情写下来。很多人以为我写作的“产品”很多,其实至今我写的古体诗不超过30首,填的词不超过10阙,不愿泛滥,但求有情耳。古词当中,我最喜欢秦观的《鹊桥仙.七夕》,它的完美是无以复加的。以致于一直以来我那么喜欢、却从不敢填《鹊桥仙》。而今天,凝视着这个绣花箍儿,我终于填了
《鹊桥仙.又七夕》
牵云引羽,穿星追鹊,它日河深缘浅。
明明此境只天仙,未曾料人间亦羡。
入怀馨馆,上心素阁,不过一双泪眼。
方知十指与心连,又怎拈金针银线?

王茁绣花箍儿

相关热词搜索:王茁 女书法 诗词

上一篇:心曲与谁弹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