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 回到总馆
首页 > 吟诗议墨 > 正文

谁说文人总相轻——全国首届“张芝奖”获奖作者甘肃缘聚手记
2013-07-30 17:41:30   来源:   评论:0 点击:

  谁说文人总相轻——全国首届张芝奖获奖作者甘肃缘聚手记    (发表于《书法报》2012年第46期第14版)    王茁    全国首届张芝奖书法大赛开幕式如约在瓜果飘香的金秋举行。前后短短的5天里,甘肃...
  谁说文人总相轻——全国首届“张芝奖”获奖作者甘肃缘聚手记
  
  (发表于《书法报》2012年第46期第14版)
  
  王茁
  
  全国首届“张芝奖”书法大赛开幕式如约在瓜果飘香的金秋举行。前后短短的5天里,甘肃之行我收获的不仅是获奖的喜悦最重要的是人性的感动,在甘肃返回广西的飞机上,我忍不住打开手提,敲下了这些文字。
  
  第一天,相见欢
  
  全国首届“张芝奖”获奖作者仅10名,我第一个见到的是钱玉清。由于同为十届国展的获奖者,在往甘肃之前,我对玉清是否参加开展就十分关注,尤其我们从事的行业性质相近,得知玉清也去,我很高兴,揣着一堆的问题想请教这位素未谋面的前辈,一下飞机就马上联系上了,与玉清一见如故。第二天,获奖作者中除了浙江的俞文军,其它的9名全都到齐了。一下子认识了这么多高手书友,作为“宅女”的我兴奋不已。9位同道在酒店大堂就聊得兴起,连前往开幕地点的车子要开了都不记得上车了。记不清是哪位提起来根据年龄我们排了个辈,龚子猛大哥作风沉稳老大的位子是当仁不让了,二哥张国祥性格爽快,钱玉清排上了老三的位置,四哥刘银鹏虽寡言却不乏幽默,五哥是甘肃的张波,六哥张春晓仗义又细心,七哥张雁比较腼腆,八妹就是我王茁啦,王军领年龄最小成老九了,我开玩笑说“你可不是唐伯虎那个秋香老九哦!”大家便开怀大笑起来。路途中、宴席间、笔会上……9人笑声不断,在承办方甘肃瓜州的精心组织和细致照料下,饮食起居毫无后顾之忧的我们就像家庭兄妹聚会一样,好不开心。
  
  第二天,归去来
  
  开幕式在露天的“草圣故里”——张芝文化园举行。瓜州的清晨特别冷,身穿短裙的我冻得不行,兄弟们围成个半圆形帮我挡在风来的方向,从小我就盼望有个哥哥呵护,此时天寒风冷,心里却是暖烘烘的。接着有一项书法家身穿汉服挥毫泼墨的开幕式项目。我们穿上宽大威武汉服的样子真是有意思,最主要的是汉服很暖和!遗憾的是,原来承办方是要把汉服送给书家留念的,而我却傻乎乎地帮三哥和老九连同自己的那套都在结束之后交还回去了,大概老九直至现在仍耿耿于怀吧。
  
  开幕午宴之后三哥玉清因有重要公务需立即返程,虽不舍但很无奈。四哥银鹏说“玉清估计回去这两三天也没有什么心思上班啦!”龚大哥则说“王茁的眼眶要红啦!”我的眼眶是没红,但一股离愁却刹那间涌上心头,惜缘的感觉在此后几天里与日俱增。此情此境不禁想起我曾经填写的《归去来.秋风送故人》:“初入清秋三五,黄叶凭风舞,曾唱诗歌欢相聚,闻君别,忍回顾。孤琴怜犹豫,伤情客,更催风雨。惜枯柳折,花铺路,情难语,且归去。”
  
  因了“红眼眶”的问题,六哥春晓特意“审察”了我的眼睛,“你的眼睛(眼白部分)很蓝啊!我们都是白的还布满血丝!”兼擅画画的二哥立即请缨要把“眼放蓝光”的王茁画成画儿。“可别画成眼放绿光呀!现在还没到狼人的月圆之夜呢!”“哈哈……”
  
  第三天,醉春风
  
  上午组委会领着我们去看了敦煌石窟的姐妹窟——榆林石窟。早晨的空气依然地冷,黄沙千里风猎猎的西北风光却令我这个生活在南方海滨的女子感到心灵的震撼。因而,笔会上我以甘肃地方特色为材,撰写了对联“金泉美酒,玉门春风”(酒泉市原有“金泉”,因淌美酒而得名酒泉;古句“春风不度玉门关”,而快乐的我们却在这金秋里有着不是春光胜似春光的感受)。榆林窟所在原名千佛峡,因峡边刻画有很多佛像而得名。随着讲解员深入浅出地介绍榆林窟的历史文化及保护传承,我们仿佛携手穿越时空神游于现实与梦幻之间。回到车上收到三哥发来的短信,询问我们是否玩得开心。我瞬即答道:“遍插茱萸少一人”。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下午便又有一位兄弟辞别返程。感慨之余,我又即兴写了一首打油诗“千佛峡边笑风烈,榆林窟里论古今。愿把清茶寄前日,惟愁梦醒不见君。”
  
  下午,由二哥国祥联系发起,我们自行到离瓜州二十多公里外的“洮砚村”,“以墨换砚”,各自挑回了一方精美的砚台。高兴之余,想起没在场的两位兄弟,他们可是错过机会了。虽然人数少了,但哥哥们还是对我照顾得很好,特别是细心的六哥,在小范围笔会的时候把那些抽烟的家伙都赶到房间外面去了,“没见这位女士闻不了烟味吗?你们忍心这样熏她啊?”
  
  第四天,握金钗
  
  今天一早,老九军领就得赶飞机了,昨天他就唠叨着要到敦煌买“岩画”,但明显来不及了。“这有什么难?我帮你买了寄去不就行了么?”我的一句话令老九放心地上了飞机。敦煌之行的时候,兄妹9位就只剩下大哥、五哥和我3人了。在敦煌陈列馆终于看到那在小块的岩石片上描绘出的壁画,确实很精美,难怪老九念念不忘。我迫不及待地就要买,陪同我们的小张告诫道,夜市里卖的比这儿便宜多了,但我还是决定要买。老大见我要买他也想买,但被我拦住了“现在即使再贵我也一定得买,因为答应了老九的。你们晚上还有时间去逛夜市,我得参加别的活动怕没机会买啦。”事实证明我没让老大买是对的,结果他们在夜市里买到的价格比我买的便宜了近2倍。然而我没后悔,践诺比省钱重要多了。
  
  第五天,长相思
  
  一早,我成了倒数第3个辞别的人。临行,五哥掏出一块岩画送给了我。“五哥太善解人意啦!”因为陈列馆卖的贵了我没舍得给自己买,本想嘱托两个哥哥在夜市上帮留意的,没说出来,没想到五哥这么了解我的心思。在独自去机场的路上,我的眼眶真的红了。六哥曾说,蓝色的眼睛表明我心地很单纯、清彻,其实我觉得应该是因为感情太丰富了才会令眸子那么深澄、湛清吧。来自9个不同省的9位兄妹,不知何时才有机会再相聚呢?兄弟们都对我刻字的坭兴陶茶壶感兴趣,我承诺每位兄弟都将寄去一把壶,镌刻上名字、镌刻上排辈、镌刻上我们因书法而结缘的永恒情谊……
  
  

相关热词搜索:谁说 文人 ——

上一篇:其实不想令你感动
下一篇:最后一页

频道总排行
频道本月排行